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拙愚斋主人的博客(唐琅书道馆)

巧拙相生何曾异,智愚明辨不见形。勿以聪明执偏见,也能愚直见真情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2014年03月30日  

2014-03-30 09:13:15|  分类: 学术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学书当溯源(艺坛走笔)

祝 帅

《 人民日报 》( 20140330  12 版)

  近30年来,书法的生态环境发生了巨大的变化。由于书法的实用性更多地被艺术性所取代,以往那种多从严谨的唐楷入手进行书法启蒙的学习方式,也一再受到人们的质疑。

  有人认为,学习书法应该遵循书法史字体演变的先后顺序,从篆书、隶书入手学习;也有人提出,应该建立起一套由技法、空间、形态、对比、组合等概念组成的“书法基础训练体系”,即先从审美构成的基本规律而非单体汉字开始学习。坦率地说,这些替代方案在今天都还没有进入大规模的实践阶段,也就是说,并没有得到书法界乃至全社会的普遍认同。

  我认为,当今少年儿童的书法启蒙学习,仍然需要从晋唐楷书的经典法帖着手,并且从一开始就要重视范本和艺术风格的选择,因为这对日后书法学习的深入与提高有着决定性的影响。之所以学习楷书,是基于少年儿童需要掌握书法规范、兴趣、识别性等基本的考虑,并无甚高论,但提出学习经典法帖,则意义重大。这不仅仅是出于对书法训练传统模式之价值的肯定,更是基于某些在当今书法创作实践中仍然清晰的基本艺术规律。

  与一些新兴的视觉艺术形式如设计、摄影等相比,书法的审美评价有一个清晰、成熟的标准和参照系,那就是历朝历代经典的书法范本。今天书法评论中的许多基本范畴,也仍然是传统书论奠定下来的。所谓书法的创新,都应该建立在对传统范本的技法与审美深入的研究与理解之上。只是传统范本本身也存在一定的适用性,我们对于传统范本的学习,也需要经过一定的选择。

  众多传统范本本身存在多元化的风格趋向,如虞世南萧散洒落,颜真卿温柔敦厚,并不是每一种风格都适合每一个现代人,只有选择最符合自身气质与审美的范本入手,才能够获得事半功倍的效果。理想的书法启蒙教育,应该是给学习者开列一个由三至五种不同审美类型的范本组成的“帖目”,由学习者根据自身喜好来判断、选择一种最契合的风格。与此同时,如果范本的内容本身也是文史经典如《乐毅论》《圣教序》《大秦景教流行中国碑》等,能够引起阅读和研习的兴趣,就更好了。

  还应该认识到,并不是所有的范本都具有通向行书、草书或者其他字体的可能性。如果只是当作修养,传统所谓的欧、颜、柳、赵都是可取的范本,但如果考虑到学习者日后可能进行专业的书法学习与创作,则入手时所选择的范本就要细加斟酌。当然,即便日后从事专业的篆书和隶书创作,楷书和行书的训练也是必需的基础和必经的阶段。以唐楷而论,如果日后要进入行书及其他字体的学习,则应该考虑在虞世南、褚遂良、颜真卿、张旭等书家中选择,而不宜从欧阳询、柳公权、薛稷等入手。

  究其原因,是因为虞世南的书法尚在唐楷严谨的“法度”形成的早期,一些笔法与晋人楷书更加接近,因此他的楷书与晋人行书的接续更加自然。此外,虞世南尚有摹本《兰亭序》传世,学习一段时间其楷书后,过渡至虞摹本《兰亭序》或者虞世南之甥陆柬之的《文赋》来学习行书都是不错的选择。褚遂良亦然。他的楷书《雁塔圣教序》《倪宽赞》《文皇哀册》《阴符经》(传)等都灵动飘逸,甚至略有行书的笔意,而褚遂良也有临本《兰亭序》传世,从其楷书转入此帖也顺理成章。颜真卿的楷书和行书俱佳,楷书从颜入手者,学习行书时自当选择其本人的《祭侄文稿》这“天下第二行书”或是《争座位帖》等其他刻本,也可不必经过“兰亭”一路秀美的风格了。

  欧体、柳体则不然。这两家虽然也有行书法帖传世,如欧阳询的《张翰帖》《仲尼梦奠帖》,柳公权的《蒙诏帖》《兰亭诗》(传)等,但他们的行书笔画迟滞、连带生硬,摆脱不掉楷书的笔法,水准较其楷书大为逊色。尽管从他们的楷书风格来看似乎与《兰亭序》相类,但我们却没有见到欧、柳诸家临摹的《兰亭序》,原因或许在于这两家楷书过多使用提按笔法,强化起笔和收笔处的装饰性,在章法上讲求横有行、竖成列,是唐人所尚“法度”的顶峰,而这恰恰与行书的品性不符。因此,如果初学者从这两家入手,很可能停留在唐楷装饰性的细枝末节上,从而影响日后对于行书特质的把握。

  如果说楷书学习是为了通向行书等其他字体,那么,是不是直接从元以后的一些行书大家,比如赵孟、文徵明等人的楷书入手更好?其实不然。书法学习学“流”更应重“源”。如果我们把中国书法史比作一条长河,从王羲之、王献之到褚遂良、颜真卿,这些经典书家及其作品大约相当于这条河流的源头。从“宋四家”开始,后世无论哪个朝代都要学习这些经典,赵孟、文徵明等也不例外,只是他们在传承的过程中会加入自己的书写习惯、所在时代的审美风尚等,这些附加在作品之上的因素对于初学者来说很难分辨。因此对于书法史这条长河来说,他们乃至何绍基等清人的作品只是“流”而不是“源”,学习“流”永远不会超过“流”,而欲想取法乎上,还必须回到“源”中去寻找智慧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